当前位置:主页 > 港股 > 正文

再战港股 中邦园林拟IPO募资救急

2020-05-30 10:55 港股

在首次递交招股书失效后,中邦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邦园林”)近期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与“中国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002310,股吧)相似,中邦园林的业务模式也以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为主,在PPP模式下,项目前期的巨额支出,导致其债务水平水涨船高。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在赴港上市前,中邦园林曾挂牌新三板,期间就曾多次通过融资解决员工工资和五险一金,因此,业界认为,此次中邦园林赴港IPO,意在募资救急。

 

东北园林“一哥”

 

中邦园林曾于2015年7月28日在新三板挂牌,后于2017年11月23日从新三板摘牌,2019年10月23日,公司首次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失效后,在今年4月24日再次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园林业务是中邦园林的主要业务,中邦园林作为承包商承接客户授予的园林项目,比如城市园林、主题公园及私人公园的设计及施工等,生态修复则是自2016年才加大力度发展的业务。按收入计算,中邦园林在东北三省中注册登记的生态修复行业中排名第一,在园林行业公司中排名第二,市场份额分别为约1.2%及5.4%。

 

中邦园林主要收益也源自园林和生态修复两大业务,而其他业务(包括市政建设项目的勘察、测量、设计及技术咨询)的收入比重较小。招股书显示,在过去的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三个财政年度,中邦园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6.55 亿元、8.09 亿元和 8.97 亿元,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5203.1万元、7081.3万元和4945.3万元。同期,园林业务占比为49.7%、57.4%、49%,生态修复业务占比分别为45.4%、35.4%、44.9%。

 

虽然中邦园林声称业务遍及包括吉林、北京、天津、内蒙古、新疆在内的13个省级地区,但其绝大部分的收入来自东北三省,2017年到2019年,东北三省已确认的收入比例分别为59.8%、83.9%、79.2%。

 

此外,第三方机构灼识咨询数据显示,2014~2018年中国园林行业市场规模以5.7%的年复合增长率从4517亿元增至5635亿元,而预计2018~2023年将以复合年增长率5.5%增长。

 

不过,2018年,东北三省的园林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358亿元,占全国园林行业的约4.6%,预计2018年至2023年的增长率约为3.5%。

 

在此背景下,中邦园林的中标率也急剧下降,2017年至2019年,中邦园林分别提交76、59及91份标书,同期,公司的中标率分别为约48.7%、28.8%及24.2%,呈不断下降的趋势。

 

PPP模式下回款慢

 

从2014年起,在国家环保计划以及PPP模式在环保市场试点应用的带动下,国内生态环保类的PPP项目风生水起。

 

根据披露的信息,中邦园林的业务模式分为传统模式、EPC(工程总承包)模式和PPP模式,其中,PPP模式占到很大比重。2017年至2019年,来自PPP项目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约51.5%、50.8%及29.4%,EPC模式收入占已确认总收入的约29.9%、35.8%及26.7%。

 

就三种不同的模式而言,中邦园林的EPC模式和PPP模式的毛利率远高于传统模式,2017年到2019年,PPP模式的毛利率分别为25%、27.3%、29.6%,EPC模式的毛利率分别为25.5%、23.4%、31%,传统模式的毛利率分别为21.3%、14.9%、20.6%。

 

然而,PPP模式也决定了公司不仅需要在前期垫资,同时,由于政府部门繁复的内部结算程序,导致回款周期较长,中邦园林企业的应收账款出现持续增长。

 

中邦园林统计到,园林行业及生态修复两个行业111家上市公司2018年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介于约1.0至约4.0之间,2018年,约63.1%的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按360除以应收账款周转率计算)介于90天至360天,同期,两个行业公司的应收账款总额中约43.1%账龄超过一年。

 

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中邦园林的贸易应收款项分别为4.79亿元、5.89亿元、5.86亿元,分别占总资产约40.7%、39.6%及34.5%,平均贸易应收款项周转天数分别约为252.5天、248.2天及249.3天。

 

中邦园林表示,贸易应收款项周转期超过200天,最主要是其客户(即公共部门实体,包括地方政府及国资企业)延迟结付款项。此外,在当地政府领导调动、城市发展规划变动或有关当地政府遭遇财务压力或困难的情况下,PPP项目的公营部门实体可能会拖欠付款。

 

债务基本为短期借款

 

园林服务和生态修复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必须有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保障工程持续进行,而承接PPP项目要求在较长时间跨度内投入大量资金,这对公司的流动资金产生影响,而对于中邦园林来说,在PPP模式下回款缓慢,只能依靠举债来维持运营。

 

在融资方面,中邦园林高度依赖短期计息的银行及其他借款进行债务融资。2017年~2019年,中邦园林银行及其他贷款为4.63亿元、5.16亿元及4.95亿元,银行贷款的实际年利率在3.8%至8.0%之间。

 

另一方面,中邦园林近几年的融资成本也日渐升高,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融资成本分别约为2467.1万元、3699.1万元、4113.5万元。其资本负债比率也相对较高,2017~2019年,分别约为170.7%、151.9%及121.5%。

 

截至2019年末,中邦园林债务总额为4.95亿元,其中,大部分为短期贷款,其中一年内要求偿还的债务就达4.2亿元。

 

中邦园林也表示,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正现金流或取得额外借款以偿还到期银行贷款,资本负债比率相对较高亦可能限制公司获得外部融资的能力,因此,公司面对无法履行付款责任的流动资金风险,并可能无法按计划经营及扩张业务。

 

事实上,中邦园林的资金压力,在此前公司挂牌新三板的时候就已经有所体现。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新三板挂牌期间,中邦园林就曾为支付员工工资募集资金。

 

2016年初,中邦园林表示,为保证公司经营需要,向33名自然人发行股票,募得资金992.50万元。

 

截至2016年12月3日,所募资金全部使用完毕,其中280万元被用来用作投标保证金,198.19万元被用来支付员工工资,194.03万元被用来购进工程物资,剩下320.28万元被用来支付项目税金。

 

此后,中邦园林还向两名投资者定增募集资金1亿元,其中部分用于支付五险一金、车辆使用费、工程分包款、材料款和工程生活临时设施费等。

 

在此次招股书中,中邦园林IPO所募集的资金将有一部分用于在北京、上海及重庆成立地区设计办事处,包括租用办公场所、购买办公用品和设备及招聘人员的开支。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中邦园林发去采访函并多次拨打公司电话,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ganggu/16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