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黄金 > 正文

中国制造业PMI创3年新低,忧经济下行央行降准刺激

2020-08-07 15:24 黄金

中国官方制造业创三年新低,中国经济趋缓再令人忧。经济持续下行呼唤宽松政策,中国央行降准释放流动性以刺激经济。☆中国官方制造业创三年新低,中国经济趋缓再令人忧☆中国官方制造业及非制造业PMI双双下滑,中国经济趋缓再令人忧,大宗商品市场不同程度下挫。北京时间周二(3月1日)09:00 公布的中国2月官方制造业PMI低于前值及预期,具体数据为49,连续第7个月低于荣枯线50,前值和预期值均为49.4。 中国2月非制造业PMI公布值亦低于前值,具体数据为52.7,前值为53.5。数据公布后,因市场对中国经济趋缓及中国需求下降的担忧,大宗商品市场美原油、伦敦铜、伦敦锌等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挫。PMI数据双双下滑,中国央行虽然降准利好刺激,但上证指数开盘即再度下行寻底。9:33,上证指数报2672,跌幅0.56%。中国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发布后,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对数据进行解读称:春节节日对制造业和非制造业均有不同程度的冲击。一、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有所回落2月份,制造业PMI回落主要有以下三方面原因:一是受春节假日因素影响,部分企业停工减产,制造业生产和市场需求均有所回落。生产指数为50.2%,比上月回落1.2个百分点。新订单指数为48.6%,比上月下降0.9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下。二是随着近两个月生产经营活动的放缓,企业原材料采购量继续下降。采购量指数为47.9%,比上月下降1.1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回落,为近期低点。三是由于企业员工集中返乡,制造业用工量有所减少。从业人员指数为47.6%,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低于去年同期水平。虽然PMI有所回落,但也有一些积极变化。受近期原油价格小幅回升,以及部分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价格反弹的影响,本月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比上月大幅上升5.1个百分点,达到50.2%,自2014年8月以来首次升至临界点上方。随着国家支持实体经济增长和提质增效等政策措施的实施,企业信心有所增强,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为57.9%,升至较高景气区间,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分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49.9%,比上月下降0.4个百分点,位于临界点以下;中型企业PMI为49.0%,与上月持平,仍低于临界点;小型企业PMI为44.4%,比上月下降1.7个百分点,持续位于收缩区间。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继续高于临界点,但因受春节假期因素指数有所回落2月份,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7%,比上月回落0.8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之上,仍处在景气区间,但非制造业扩张速度有所放缓。分行业看,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2%,比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受春节假期等因素的影响,与节日消费密切相关的交通运输、旅游、餐饮、电信广播电视、邮政、零售以及银行、租赁及商务服务等行业生产经营活跃,业务总量增长明显。批发、住宿、证券、保险、装卸搬运及仓储、居民服务及修理等行业业务总量出现一定程度回落,是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回落的主要因素。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5.2%,比上月回落2.6个百分点,表明受春节假日的影响,企业开工率降低,生产活动有所放缓。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66.3%,比上月上升7.6个百分点,表明随着气侯转暖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企业对未来市场预期仍比较乐观。09:45将公布中国2月财新制造业PMI终值。北京时间周二(3月1日)23:00将公布美国2月ISM制造业PMI。☆中国央行降准释放流动性以刺激经济,经济下行呼唤宽松政策☆周一(2月29日)傍晚中国央行发布公告称,自2016年3月1日起,普遍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以保持金融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凯投宏观首席亚洲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在中国央行降准后发布报告称,中国央行(PBoC)日内降准,说明当前货币政策仍然偏向支撑经济增长;预计2016年第二季度末仍会有一次降准,期间可能会有一两次下调基准存款利率。该机构还指出,中国央行降准公告中“引导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的提法很重要:在1月天量新增信贷后,短期内仍有可能继续倚重于通过信贷提振经济增长;虽然信贷加速增长会加深不良贷款和过度投资的担忧,但这些都属于中期问题了。该机构并称,此次降准说明,中国央行对于资金外流的担忧可能已经减轻,可能认为投机压力已基本消失,或者对资本流动的紧密监测已让外流放缓;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表示,本次降准的根本原因包括两点:第一,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宽松政策无法缺席,正如其在此前1月PMI数据点评中指出的“政策按兵不动将会对实体经济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明确宽松政策并未退场有利于提振市场预期和实体经济的信心”;第二,单纯依靠公开市场操作无法有效缓解资金压力,已为市场屡次证实,只有无成本长期资金入市才能缓解资金面,才能压低短端利率,进而压低长端利率,这是降低融资成本不可或缺的路径。此前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1月份曾表示对过度降准的担忧,如果过度采用降准的措施,可能导致对短期利率过大的下行压力,不利于稳定资本流动和汇率。上一篇:下一篇:超级数据周重磅来袭,经济放缓美联储恐难加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huangjin/36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