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股 > 正文

华尔街不认中国网红脸

2020-06-30 03:32 美股

一早起来,雪球上的美股投资者一片哀嚎。

“打新中签如涵控股的朋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昨日晚间(北京时间),打着“网红电商第一股”的如涵控股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开盘价为11.5美元,跌破发行价12.5美元,直接下跌8%,市值为9.5亿美元。盘中股价突然持续下跌,收盘报7.85美元,跌37.5%,市值跌至6.5亿美元,较开盘时缩水近三分之一。

首日即暴跌37.5%,还是在中概股当天大多上涨的行情下,就连混迹美股的老江湖们,都不由得怀疑自己的眼睛,过往有类似惨案吗。

不信归不信,但事实摆在那里。于是通过热烈的讨论,这些被割的打新者,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华尔街的投资人根本不认识网红张大奕。这要是到A股上市,光网红俩字,就值二三十个一字板。

如涵控股的敲钟现场,张大奕就站在公司创始人冯敏的旁边,二人处于C位。一道敲钟的间隙时刻,张大奕也没忘了打开手机,像往常一样开启直播。

区别在于,这一次不是卖衣服,而是品宣层面上的卖股票。

现场的欢呼、直播间30多万热度、满屏的“ruhn”(如涵控股股份代码),还被送上微博热搜,但这就不能点燃华尔街投资人的热情,甚至反倒被泼了一大盆冷水:首日暴跌37.5%。

张大奕,一向被国内称之为“网红带货第一人”,“直播2小时成交2000万,网店28分钟卖了1个亿,年收入过亿”成为她个人的对外标签。

其自然也是如涵控股的当家头牌。

根据如涵控股招股说明书上显示,截至2018年底,如涵控股共有113个签约网红。但仅张大奕一人,便贡献了半数营收。2017财年,2018财年,2019财年前三季度,如涵的GMV中,分别有49.6%, 51.0%和44.9%,由张大奕贡献。在收入上,这个比例为50.8%,52.4%和53.5%。

可见如涵控股对张大奕的依赖,正如早期华谊兄弟与冯小刚一样。

一是为了深度绑定张大奕,二或也是服务于报表,避免头部网红高比例分成影响数目,如涵控股将张大奕变成了自己的股东。

这一次冲击美股,如涵控股的招股书显示,张大奕通过一家投资公司持有如涵15%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此外这也并非如涵控股首次寻求上市。

2016年8月如涵控股便登陆了新三板,但或是由于投资人的套现退出压力,以及新三板交易不活跃等原因,如涵控股于2018年年初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并开始寻求赴美IPO。

如涵控股对外讲的故事是,网红电商孵化的MCN。除了张大奕之外,他们负责包装和“批量生产”电商网红。

可惜,只有一个张大奕。

体现在财报上便是,2017财年至2018财年,如涵控股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78亿元、9.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13.7万元、-8995.4万元。2019财年前三财季(2018年4月1日-2018年12月31日),如涵控股实现的营业收入为8.56亿元,同比增长13.98%;同一时间内,如涵控股净亏损为5750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2613万元。

这就形成一个尴尬的局面。网红带货能力突出,但网红电商却并不赚钱。

原因主要是,培养一个拥有带货能力出来的网红,成本实在太高。

从财报上可以看出,如涵控股的费用结构由三大块构成:履约费用,营销费用,管理费用。这三项费用加起来,在总收入中占比最高能达到50%。其中,营销费用占大头,过去11个季度平均占比为17%,也就是说,如涵的大部分费用花在了网红包装培养上。

如涵控股也表示,持续识别和培育新的kol,是造成费用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根据财报,如涵控股的营销费用从2016年Q2的992万,到2018年Q4的7084万,增幅614%。

不同于张大奕在与如涵控股合作之前本身就已经积累了较高IP属性、粉丝基础,多数如涵控股的网红,都是从零做起。

一个共识是,肤白貌美网红脸大有人在,能够脱颖而出具备带货变现能力,那是寥寥,且更关键的是,能否成为网红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不确定的事情。即便投入大量金钱包装,该不火,仍是不火。

这也使得如涵控股的流水线生产网红的模式,并不被业内看好。

对于其而言,能否生产造出下一个张大奕,毋庸置疑会成为破局的关键。

毕竟单凭一个张大奕,还是无法说服华尔街的投资者。

头图来源:123rf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meigu/26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