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软件 > 正文

股权变更完成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A股IPO来了!

2020-09-14 15:17 软件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拟于A股IPO,本次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低于本次发行并上市后总股本的10%(含10%),且不超过发行并上市后总股本的25%(含25%),即不低于964,444,445股,且不超过2,893,333,333股。

日前,资本邦获悉,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拟于A股IPO,本次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低于本次发行并上市后总股本的10%(含10%),且不超过发行并上市后总股本的25%(含25%),即不低于964,444,445股,且不超过2,893,333,333股。

7月6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公告称,同意上海久事集团受让上海国际集团持有的上海农商行4.13亿股股份,受让上海国际集团资管持有该银行的3.20亿股股份,合计受让7.34亿股股份。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上海久事集团持有上海农商行7.34亿股股份,占该银行总股份的8.45%。据了解,此前在2019年6月,上海银保监局在《关于同意上海农商行在境内公开募集股份并上市交易股份的批复》中要求,该行在正式发行A股上市前必须完成相关股权问题的整改工作,将单一非银行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压降至10%(含)以下。股权变更完成之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的IPO之路扫清了“障碍”。

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资产总额为9,302.87亿元,股东权益为742.06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为4,497.82亿元,吸收存款总额为6,923.4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90%,拨备覆盖率为431.31%。2019年,该行营业收入为212.71亿元,净利润为89.38亿元。

从资产规模看,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同期资产规模仅次于重庆农商行(10297.90亿元)和北京农商行(9586亿元),居全国第三大农商行。

据了解,该行业务主要包括公司银行业务、个人银行业务和金融市场业务。截至2019年末,该行有438家分支机构及营业网点。该行通过传统的银行网络及电子银行渠道为客户提供服务,其中,电子银行渠道包括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银行、远程银行、直销银行等。

股东:上海国际集团为第一大股东,远洋海运、宝山钢铁、太平洋人寿均持股5%以上

截至2020年3月31日,持有该行5%及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的名称、持股数量及持股比例情况如下: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9.22%、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22%、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持股9.22%、太平洋人寿保险持股6.45%。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0年3月31日,上海国际集团持有该行481,474,285股,占该行总股本的5.55%,其全资子公司上海国资经营和上海国际资管分别持有该行800,000,000股和320,368,571股,分别占该行总股本的9.22%和3.69%,三者合计持有该行1,601,842,856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8.46%,为该行合并第一大股东。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表示,报告期内,银行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存在单一股东持股比例达到30%的情形,单一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以及合并第一大股东的合并持股比例均无法控制股东大会半数以上表决权,该行任何股东及其关联方均无法控制股东大会或对股东大会作出决议产生决定性影响;无任何一名股东及其关联方提名的董事人数超过3名,任何股东均无法控制该行董事会或对董事会作出决议产生决定性影响;该行的高级管理人员按照该行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任免,任何股东均无法控制或对其能够产生重大影响。据此,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近三年营收与净利均呈增长趋势

2017年到2019年,上海农村商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79.21亿元、201.45亿元、212.71亿元;实现将利润66.63亿元、71.25亿元、89.38亿元。

监管指标方面,上海农村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近三年分别是10.96、12.69和12.59,一级资本充足率近三年分别为10.97、12.70、12.62;资本充足率分别是14.27、15.86和15.57,均远远高于监管指标。

资本邦了解到,贷款业务相关的信用风险是上海农村商业银行面临的信用风险的主要部分。贷款业务是上海农村商业银行重要的收入来源,发放贷款和垫款是该行资产总额中占比较高的部分。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分别为3,612.98亿元、3,940.34亿元和4,497.82亿元,占该行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5.05%、47.26%和48.35%。如果贷款客户到期不能足额偿还贷款本息,该行将遭受损失。上海农村商业银行在招股书中表示,银行还面临以下几方面贷款业务相关风险。

与贷款质量相关的风险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0%、1.13%和0.90%。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表示,银行能否持续成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有效管理信用风险,保持贷款质量。虽然银行已采取多项措施强化贷款质量管理,但是该行无法保证现有或日后向客户提供的贷款质量不会下降。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及其他不利的宏观经济趋势等因素均可能对该行借款人在日常运营、财务和流动性方面造成负面影响,从而降低该等借款人偿还该行债务的能力,使得贷款质量下降。

与贷款损失准备相关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该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分别为123.45亿元、158.73亿元和181.94亿元,贷款损失准备占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30%、3.87%和3.90%,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3.60%、342.28%和431.31%。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表示,银行根据对影响贷款质量的多项因素进行评估计提贷款损失准备。上述因素包括但不限于该行借款人的经营状况、还款能力、还款意愿、抵质押品的可变现价值、该行借款人之担保人的履约能力、该行信贷政策的实施以及国内外经济状况、宏观经济政策、利率、汇率以及法律和监管环境。

与贷款客户集中度相关的风险

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村商业银行最大单一借款人贷款余额为31.41亿元,占该行资本净额的比例为3.52%,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0.67%;最大十家单一借款人贷款余额合计为177.41亿元,占该行资本净额的比例为19.88%,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3.80%。据了解,截至2019年末,该行向最大十家单一客户或集团客户发放的贷款均为正常类贷款。但是若该行最大十家单一贷款客户的贷款质量恶化,可能使该行不良贷款大幅增加,从而对该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与贷款行业集中度相关的风险

资本邦注意到,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企业贷款和垫款前五大行业分别是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占该行企业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8.93%、17.57%、13.18%、4.50%和2.97%,上述前五大行业贷款余额合计占该行企业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67.14%。如果上述行业出现显著衰退,可能使该行上述行业贷款质量出现恶化,不良贷款大幅增加,从而对该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2019年末,该行公司客户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为971.1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0.80%,不良贷款率为0.85%;个人房产按揭贷款余额为985.09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1.10%,不良贷款率为0.28%。

与小微企业贷款相关的风险

资本邦还发现,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村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总额为1,353.73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比例为29.00%。该行致力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并从中把握自身发展机遇。小微企业因规模较小,可能缺乏必须的财务、管理等资源以抵御重大的经济波动或监管环境变化而带来的不利影响,因而更容易受到宏观经济衰退的影响。另外,与大中型企业相比,小微企业的财务透明度通常较低。所以,如果该行无法准确地评估这些小微企业客户的信用风险,则该行的不良贷款可能会因小微企业客户受经济衰退或监管环境不利变化的影响而大幅增加,进而可能对该行的业务发展、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ruanjian/45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