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深沪 > 正文

银行最具吸引力吸储产品被叫停!将影响贷款业务成本

2020-10-10 14:24 深沪

2019年的最后两个星期,资金端迎来新的监管挑战,银行机构资金端的吸储产品被要求进行重要调整。

新流财经获悉,日前,全国多省市的银行机构均反映,已接到监管部门通知,立即暂停新增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的产品余额和新增客户,部分地区还要求,2020年底之前,压降靠档计息类定存产品的余额至0,提前支取按活期计息,不得突破上浮比例。

据悉,监管此举意在从资金端降低银行负债成本,进而达到降低贷款利率、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促进实体经济活动等目的。

不同于普通的存款产品提前支取只能提供很低的活期利率,由于靠档计息的存款产品可以灵活存取,按照对应期限的不同利息价格兑付,收益相对较高,这类存款产品是近几年银行机构最具吸引力的重要吸储手段,也是各家银行存款业务的标配产品。

但不可否认的是,从2014年前后遍地开花的直销银行开始,靠档计息这类收益高、存款期限灵活的智能存款产品越来越多,甚至逐渐影响到银行业资金成本,同时存在流动性风险问题。

靠档计息一喊停,很多银行在短期内迎来一波直接的资金压力。如果个别地区严格按照要求压降靠档计息产品余额,不少银行的存款余额将减少达50%。

民生银行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峰曾表示,在银行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中,资金成本占比超过70%。只有有效控制负债体系融资成本,才更有利于引导LPR下行。

但是,除了靠档计息,在各地监管指导存款利率的范围内,传统银行几乎就没有同等吸引力的产品了。这次对存款产品大范围的监管窗口指导,对大部分银行而言,都是一次严峻的挑战。

那么限制靠档计息,到底是能降低贷款成本,刺激小微、实体经济发展,还是适得其反,引起利率市场化的倒退?

这到底是一场针对金融风险痛苦的刮骨疗伤,还是出发点良好的矫枉过正?

对此,业内也有多种不同的看法。

银行先活下来,才能解决小微融资难

10月,监管机构对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出台了规范通知后,智能存款等靠档计息产品终于也迎来了第一次大范围的监管指导。

长期以来,靠档计息产品不但备受直销银行、区域性银行、以及民营银行追捧,更是引发传统银行纷纷效仿。

例如微众银行目前提供的智能存款产品就分为5个档位,从7天、2年、3年到5年,不同档位收益分别为1.2%、2%、3.15%、4.125%、4.5%。

就在大约两个月前,微信钱包窗口对部分用户开放银行储蓄入口,还上线了工商银行的一款靠档计息产品。

我以为微信上了这款存款产品,意味着监管完全认可靠档计息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脸了。一位城商行管理层人士无奈表示,突然收到监管叫停智能存款产品的指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靠档计息类存款产品对银行来说本来属于饮鸩止渴,另一位沿海地区银行业人士对此的看法是,虽然智能存款暗藏流动性风险和成本问题,但对吸储的帮助太大了,只要监管不出手,中小银行就不会退出来。

存款成本降低后,贷款成本才能降下来。他认为,从宏观市场来看,监管叫停的做法是有利的,但如果监管严格要求压降智能存款余额,就有些矫枉过正了。同时,这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停了靠档计息产品以后,小银行怎么跟银行理财子公司斗?

靠档计息的智能存款产品收益高,通常门槛是100元起存,具有普遍适用性,经过几年的发展,银行业已经产生了多种灵活便捷的变种存款产品。

暂停靠档计息的智能存款后,银行收益可观的零售存款产品还有大额存单,但大额存单的门槛为20万起存,最高利率也不过央行基准利率上浮55%(各地或有轻微差异),相比之下,吸引力大打折扣。

实际上,这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银行的局部利益和金融行业整体利益的冲突。更重要的是,实际上,银行机构通过停止靠档计息产品,很难直接作用于小微企业融资难和刺激实体经济发展。

一方面,今年靠档计息产品是中小银行完成了零售储蓄任务量的重要功臣,暂停后虽然能让银行负债成本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但在用户已经接受智能存款产品体验的情况下,回到原来提前支取按活期计息的方式,银行的吸储效果会在短时间内大打折扣,如果再压降存量,则会直接减少放贷资金,也可能因银行不履行合约引发大量用户投诉。

另一方面,现实情况是资金越难获得的时候,银行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普惠金融的投入力度会明显减弱,经济下行周期,银行对小微民营企业贷款需求的态度只会更加谨慎。

对一些网点稀少,甚至没有网点的银行来说,首先保证资金充足,利润稳定地活下来,它们才有空间去服务小微、实体经济。

如果砍断靠档计息的后路对银行资金来源影响太直接,那降低贷款成本,到底应该如何入手?

可行性建议:合理限价、完善二级市场机制

有观点认为,银行付息成本高主要是定价问题。

如果限制靠档计息,利率市场化反而倒退了,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如果对靠档计息产品限定较大范围,给银行留下适当吸储业务创新空间,可以提高降低LPR成本的有效性。

利率市场化趋势是不可逆的,银行的息差收窄也是不可逆的。

但是,银行存款产品自动计息的技术手段、良好产品体验已经形成,让市场倒退发展回草莽时代反而不切实际,从利率定价上对银行做大方向的引导和合理限制,更有可能在减轻银行吸储压力的同时,完成小微企业、个人贷款业务成本的降低。

很多时候,合理的疏比强硬的堵更重要。

如果靠档计息一刀切,承受资金压力最大的还是网点稀少、吸储能力差的民营银行,或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小银行但同时,它们却是各地小微企业、实体经济金融服务的主力军。

实际上,很多民营企业根本没法从大行融资。一位民营银行人士表示,大行对民营企业贷款向来把控严格,如果民营企业再无法从民营银行或小银行获得融资,更容易导致其走向民间借贷,成本反而提高了。

针对不同特色的银行,对各银行靠档计息产品进行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的管理,给一些重点提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银行放宽靠档计息政策,更能促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还有从业者建议,完善国内银行大额存单转让机制,加强大额存单产品在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也是一个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人贷款资金成本的方向。

由于监管层对银行大额存单利率制定本身已有软约束,当大额存单能够像票据一样在金融市场顺利流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银行对靠档计息存款产品的依赖性,也不会导致成本过高。

当然眼下的困难是,在国内并没有成熟的第三方平台使得大额存单产品流通,转让机制并不完善。但参考国外大额存单的发展,这样的目标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

必须肯定的是,监管机构为了降低个人、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主体的金融服务成本,促进经济发展,今年着实做了不少努力。

无论是从违法放贷机构的打击、第三方支付通道、技术服务平台、金融广告营销等全方位的整肃上,还是针对持牌金融机构的业务模式规范、对其贷款产品利率提出限定要求等方面,都已显示出卓越的成效。

此次监管层更是对银行靠档计息存款产品提出了要求希望从资金源头上尝试降低综合贷款服务成本,同样是为了更好地满足普惠金融的发展需求。也许,在进一步参考银行业实际情况和市场反映后,后期还会有更完善、有效的政策正式下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shenhu/50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