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深沪 > 正文

如果失业又找不到工作 当如何谋生?

2021-02-10 14:09 深沪

年末裁员,咋办?

中年失业,上有老、下有小,该何去何从?

失业后身无长技,如何过活?

焦虑是最热销的产品,永远不缺买家。

焦虑之余,或许真该为自己找条出路。

网络上有不少样本,告诉我们在失业后如何谋生。

1、短工

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这是屈原的乡土情节。

深圳市三和人才市场,一群异乡人漂泊至此。他们并非生于斯,长成于斯,但甘愿长住斯地。

我将永不进厂,不做生意。我愿此生只喝大水,只吃挂逼面,只抽红双喜。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三和。我是红姐的常客,小黑的铁粉,我是皮裤哥的追随者。我是守护海信的壁垒,捍卫三和的剑盾,终将挂逼的大神。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三和,今日如此,日日皆然,这是一位三和大神的宣言。

进过黑工厂,被人骗过钱财,心灰意冷的三和大神立誓永不进厂,不做生意。做一天短工,日结一天阔以玩三天。只喝2元一瓶的大水,只吃4元一碗挂X面,只抽0.5元一根的红双喜,这是三和大神的三件套。

宣言中的红姐、小黑、皮裤哥,都是三和的名人。因为各自的不幸,流落至此。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他们的故事自来到三和那天,便有人代为记述。

《咸宁日报》报道,皮裤哥父亲失踪了,母亲患癌现已过世,家里还有一个奶奶。皮裤哥湖北人氏,来深圳后被人骗光钱财,最终精神分裂。如果不曾被骗,如有父母引导,他的际遇会不会有所不同。两大盒盒饭、一瓶清蓝大水在手,皮裤哥露出满足的笑容。身处困厄,笑出于本能。

三和大神带着各自的故事,齐聚于一地。红姐见过无数三和大神,听过无数的故事。没人知道红姐姓甚名谁,因长期穿着红衣而得名。红姐告诫初来的年轻人,老老实实上班,不要赌博。三和人称红姐是普济众生的女菩萨,温暖了无数流离失所的躯体和心灵。

佳人迟暮,华年不再。在接近50岁的年纪,红姐尝试转型做抖音。镜头前,红姐依然在鼓励年轻人,大神不是别人眼中的眼屎。她依然相信,有手有脚都能上岸,红姐可以,三和大神也可以。

在三和,有人打不了短工,譬如皮裤哥。有人不愿打短工,比如小黑。小黑说,他的身份证作价20元抵押,最后被骗子的百元假币换走。即使身无长物,小黑也不愿做日结糊口。三和彩票站点、海信大酒店门前,还有许许多多的小黑们。

2019年,小黑们的三和生涯步入了倒计时。网吧半夜强制停业,街上轮番检查身份证。三和贴吧被封,大神们被送回老家,三和大神终将成为历史。但他们依然遍布大江南北,在横店做群演,在深圳送外卖,在我们身边。

三和大神提供了一份份生存样本:放低生活标准,低收入乃至0收入也能养活自己。无论是日结一天玩三天,还是依靠其他大神救济。

我们无需效法三和大神的活法,但可学习其精神。

一位三和大神说,人活着一日三餐,再有一张床睡觉就够了。以地为席、以天为被,8元一宿的海信大酒店;4元一碗挂X面和40元一碗的机场天价面条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屈原走不下去了,渔夫在一旁高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世道是浊是清,收入是多是少,各有各的活法。纵如皮裤哥一般艰难,依然开怀大笑。

2、流浪

流浪吧大神@欧阳雁子 说,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是流浪汉,在人群中不显眼,能够走更远的路,节省更多的时间,去更多的地方,春夏秋冬都能适应,载物轻,又面面俱到。

一个新时代出色的流浪汉,需要什么?

1、一个60升的背包。

2、一个帐篷。欧阳雁子的经验是, 53厘米长的单人手动帐篷为宜,方便携带。夏天防蚊子,冬天防风,天气冷当被盖。

3、小毛巾,用于洗脸洗澡洗脚。至于漱口,捡个饮料瓶凑活。

4、被单,盖在身上防盗。重要物品用小袋或者小包压在身下,如无被单,被人容易发现重要物品。

5、一条长袖,两条内裤,一条长裤,一条薄披风、一双厚袜子、一套长丝袜(防蚊子)、两条魔术头巾、一副工地手套。

6、充电宝、充电线、小插座。

7、日租宝,一天全国800M流量,月租5元。当天用流量就扣一元,当天不用流量就不扣钱。这是新时代流浪汉的最低配置。

老子说,常善救物,故无弃物。吃饭喝水靠开宝箱(俗人称为垃圾桶)捡剩饭,物尽其用。只需要准备420元钱,外加一部手机,世界之大任逍遥。

欧阳雁子提供了一份极简版的生存清单,维持我们生存的花费有限。新时代的我们,需求似乎和流浪吧大神别无二致:一部手机、一条充电线、一个充电器,有电源和网络即可。

失去了工作,不妨降低物质需求。推掉无用的饭局,和迪奥、阿玛尼、香奈儿说再见。在可以想见的困难局面下,我们还有蔽体的衣物,还有无所不能的手机,我们的生活似乎并没有那么糟糕。如此想来,是不是焦虑的情绪大为缓解。

新的焦虑又来了。流浪吧大神说,高配的流浪汉需要读书,不读书跟不上时代。他在读《国富论》,你呢?人穷还不多读书。

3、啃老

陶渊明工作不开心,一走了之,美其名曰不如归去。曾祖父陶侃位列三公,陶渊明祖上阔过。每日采采菊花,凭着家底也能过活。

啃老鼻祖陶渊明的后人,大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风采。

有劳动就有剥削,工作族都是一群可怜的被剥削阶级,啃老族至少不被剥削,这是啃老族的基本共识。

啃老族是光荣的,没有办法的人才劳动,走投无路的人才靠劳动挣钱,这是啃老族的优越感。

请趁父母在世的时候,多陪陪父母,这是啃老族的正当理由。

啃老吧大神@蔡懊胁移虑啦 说,过着低欲望生活,不社交不结婚不生子不游玩不买房,每个月个人花费不超过1000元,所以父母不会有任何压力。啃老族没有中年危机,世界上的工作族都是每天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被剥削。

当被问及父母老去,如何生活时,啃老吧大神表示,已经买了养老保险,父母去世后就继续啃保险金。

当然,以上种种皆为笑谈。

在如今的互联网社会,但凡有手有脚,送外卖、送快递、搬搬砖,谋一份基本生活还是绰绰有余。只是未雨绸缪之理,不得不察。

有稳定收入和工作时,为以后的变数提前准备。想自己养老,又害怕通胀风险、存不下钱,不如给自己买一份星颐年金保险,预定利率4.025%。第一批90后现在开始投保12000元/年,每月平均花费1000元。从30岁起,交费20年。65岁退休后,每年即可领取40000多元的年金。

第三方已上线保险栏目,点击本链接可购买星颐、福禄一生等多款年金保险,保障退休后的生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shenhu/82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