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消费曝光台

吴晓灵、高善文质疑存贷比制度限制:滋生行业

发布时间:2017-03-30 17:15 来源:www.cesnew.com 作者:中国经济时报

  银监会昨天对存贷比计算口径进行了调整,成为近期又一剂宽松猛药。不同于央行定向降准、再贷款、逆回购等宽松手段,存贷比调整在起到稳增长作用的同时,还是对落后金融制度的一次改革。

  今年初,华尔街见闻网站曾介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认为,存贷比指标监管和贷款规模控制扭曲了商业银行经营行为,不利于流动性管理和金融稳定。应尽快启动《商业银行法》的修订工作,取消存贷比指标限制和贷款规模控制。

  吴晓灵认为存贷比的约束,使“存款立行”成为普遍经营战略。揽储文化催生了一系列资金掮客“买存款”的现象,鼓励了银行客户经理的机会主义行为,滋生了腐败和套利。

  高善文博士也在为《清华金融评论》撰文中,强调了对存贷比制度限制的担忧:

  在历史上,这一条款对于约束商业银行过于激进的放贷行为、控制金融风险等曾经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随着内外宏观经济条件的深刻变化,我们认为这一条款越来越不合时宜,正在对商业银行体系形成越来越严重的扭曲,正在推动全社会范围内利率水平的广泛上升,正在加剧汇率的升值压力,正在抑制宏观经济的正常调整和恢复,正在直接推动影子银行体系的兴起并积累大量隐藏的金融风险,正在推动商业保险体系的资金运用和投资行为转入越来越激进的资产领域,正在滋长“钱荒”等严重的金融冲击的温床,并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形成更加灾难性的后果,可谓“小制度,大问题”。尽早正视和尽快解决这一制度性的扭曲,看起来已经十分迫切。

  昨天,银监会终于对存贷比计算口径进行了调整,业内人士预计这个措施可能会释放大量流动性,具体调整内容请参看华尔街见闻网站此前文章 银监会调整存贷比计算口径 三农小微等6项贷款不再纳入考核

  存贷比的发展进程

 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早在去年初就对存贷比制度的由来、发展进行了深入介绍:

  存贷比,即商业银行存款中有多少可用于发放贷款。存贷比上限监管生于紧缩性的宏观调控之时。存款不足长期困扰我国银行业,商业银行靠从央行借钱(再贷款)来发放贷款,处于贷差状态,央行对商业银行贷款往往是商业银行在央行存款的2-3倍以上。1994年我国发生高达24%的通货膨胀率,紧缩信贷是反胀的主要手段。基于这样的背景,1995年颁行的《商业银行法》规定“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75%”。

  1998年1月,央行取消了对商业银行贷款限额(规模)的控制,推进货币信贷总量由直接控制为主转为以间接调控为主。取消贷款限额控制后,央行对商业银行实行“计划指导、自求平衡、比例管理、间接调控”的信贷资金管理体制。“自求平衡”的核心就是“以存定贷”。“比例管理”,就是按照存贷款比例等九大类比例指标指导商业银行经营管理。

  存贷比上限监管推出后,1995年银行体系各项贷款与各项存款之比为93.8%,1998年仍为90.4%,2000年降为80.3%,2003年为76.4%。也即前9年,商业银行整体存贷比是超过75%的。1998-2002年,CPI仅2000年为1.5%,其余四年是通货紧缩。商业银行实际新增贷款量仅2003年较央行新增贷款指导性参考量高出较多,其余年份基本持平。这一时期,中央银行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是通货膨胀,而是通货紧缩、银行惜贷,所以虽然存贷比超标,中央银行也不能监控它。

  2004-2009年,存贷比远在上限之下,不需要去监控。2004年商业银行整体存贷比降为73.7%,2005-2011年均在67%左右。1994年我国成为净出口国,顺差额占GDP之比接近1%,当年我国商业银行体系开始由贷差变成存差。2003年,商业银行在央行存款是央行对商业银行贷款的2.12倍,2006年上升为7.43倍,2008年达到10.90倍,2009年尽管商业银行敞开放款仍达12.54倍,2012年进一步提高到16.56倍。商业银行存款太多,远离上限,存贷比上限监管形同虚设。

  2009年开始,银行存款资金分流加速。1993-2011年的19年中,银行存款增长率仅有4个年份低于贷款增长率,分别为1997、2007(基本持平)、2009和2011年,2010年也仅为基本持平;绝大多数年份都是存款增长率远高于贷款增长率,甚至高出1倍(2000和2005年)。2012年10月末,贷款同比增长15.9%,存款同比增长13.3%。银行存款增长率连续低于贷款增长率,其累积效应会迫使存贷比75%的上限无法维系。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越提越高,2011年高达21%。银行资金全面趋紧,存贷比的紧缩作用显现了。中央银行旨在在反胀,银行监管部门旨在保持商业银行流动性安全,均对存贷比指标实施非常严格的监管,形成商业银行放贷能力持续的紧张。

  存贷比已经不能适应如今的金融环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