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外汇 > 正文

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

11-09 外汇


中国的外汇储备高达1.2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为美元资产。它打算成立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基金,但此举可能影响到美国的经济

多年来被称作世界工厂的中国正在获得一个新的称号:美国的银行家。这个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一方面继续吸引外资、大举出口,一方面以惊人的速度积聚外汇,其中多半是美元。4 月份,据中国央行透露,在今年头三个月里,中国政府的外汇储备又增加了 1,360 亿美元,增速超过了上季度一倍多,令经济学家大跌眼镜。新增部分使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了 1.2 万亿美元─与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相比,这简直就是一座用金钱堆成的珠穆朗玛峰。

北京的外汇现钞越堆越高,这是它想方设法固定人民币与美元的比值以促进出口的结果。为了防止人民币升值过快,中国央行把外国投资人和中国出口商带进中国的美元全部买下,然后发行债券将购买美元付出的人民币如数收回,从而防止了通货膨胀。这是一个 分复杂的安排,而且随涉及的数字不断攀升会变得更加复杂。无论用哪种合理的方法来衡量,北京囤积的外汇量都已经过头了。根据信用评估机构菲奇评估公司(Fitch Ratings)分析师詹姆斯 麦科马克(James McCormack)的计算结果,截止 2006 年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总量接近其短期债务的 9 倍,或相当于 14 个月的进口总值,甚至超过了人们对其各大银行所持坏账的最悲观估计数字。 但是,管好这一大笔金钱成了一桩越来越令人头疼的事。中国人开始在互联网聊天室里质问,北京为何不用这笔钱来修建学校和医院,而非得用它来支撑美元。与此同时,决策者们则在为外汇储备的收益太差而苦恼。

今年 3 月,中国的财政部长金人庆宣布,中国计划设立一个新的投资基金,负责更加有效地管理外汇储备,以提高效益。该基金的主管是现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楼继伟,一位受人尊重的前财政部副部长。但除此之外,有关该基金的所有内容─包括它将管理多少资金、投资方向是什么─仍然是个迷。

有关该基金的传言在金融市场上引起了一片恐慌。“水面上出现了一个新的背鳍,而且谁也说不好那是条大白鲨还是(不伤人的)姥鲨,或者是其他种类的鲨鱼。”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经济学家斯蒂芬•格林(Stephen Green)在给客户的一份通报中写道。中国的这个新基金“将会很大,而且会令市场大幅波动,只要某个官员碰一下按扭,便能使精心安排的交易告吹。” 中国报界的有关报道则暗示,该基金将借鉴新加坡政府投资机构淡马锡(Temasek)的做法,受托管理的资金将高达 3,000 亿美元,比淡马锡的规模大两倍,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的 10 倍。该基金执掌这么多的钱,可以买下沃尔玛(Wal-Mart)之后,手里仍然还有足够的钱去收购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福特汽车公司(Ford)。

许多分析师预测说,这个新基金将设法减轻中国手里以美元为主导的资产,特别是低收益的美国国债。2006 年底,中国拥有价值 3,500 亿美元的美国国库券。据菲奇评估公司估计,它还拥有价值 2,300 亿美元、由有政府背景的机构─如 Freddie Mac和 Fannie Mae─发行的债券。

有的分析师则预测说,该基金将资助中石化或中海油等国有资源巨头从海外获取石油、天然气、煤炭和其他原材料。但是,《中国经济季刊》(China Economic Quarterly)主编亚瑟•克罗伯(Arthur Kroeber)则认为,北京会发现以上两个目的都很难实现,因为其他类型的资产几乎不能像美国国债那样可以无限量地购买,也不具有它那种灵活的变现能力。而且,任何资助中国公司到海外并购的做法都有可能引起争议,最终像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Unocal)那样无功而返。“实际上,”克罗伯警告说,“一家规模如此之大的国有基金几乎每次有所动作都会遇到各种问题。”

部分美国立法者担心,中国会利用其作为美国国库券大买家的地位在发生贸易或外交争端时占得便宜。但是,中国自身也会在重新部署外汇储备时因影响其头号进口国美国的经济增长而反受其害。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3月举行的每年一度的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最近写给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理查德 谢尔比(Richard Shelby)的信中说了大致相同的话,认为即便北京抛售美国国债或抵制国库券拍卖,也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损失,因为“外国控制的美国国债在美国信贷市场未偿债务中只占一小部分”。伯南克还说,美联储可以用调整利率的方法来应对。

即便如此,如果出口维持目前的速度,中国堆积如山的美元肯定还会增多。今年第一季度中国贸易盈余急增到 460 亿美元,其对美贸易盈余 2006 年达到 2,320 亿美元。 如果像瑞银(UBS)经济学家乔纳森 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预测的那样,即工资水平提高、通货膨胀加剧和人民币逐步升值将制约中国的出口增长,那么有关中国外汇储备的议论便会烟消云散。但这只是少数人的观点。渣打银行的格林认为,中国的贸易顺差会继续扩大,并预计中国的外汇储备会以每月大约 200 亿美元的速度增加。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经济学家陶冬说,中国的外汇储备到明年年底可能达到2万亿美元。 在5月接待由副总理吴仪率领的中国代表团访问华盛顿时,财政部长亨 利 鲍尔森(Henry Paulson)可以趁此机会问一下,中国领导人认为这一大笔美元还会增长多长时间。但是,眼下鲍尔森办公桌上的座右铭也许应该换上前总统哈里 杜鲁门(Harry Truman)最喜欢的名言“责任止于此”(The buck stops here)的改编版本:“美元止于北京”(The buck stops in Beijing. Buck也有美元的意思─译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esnew.com/waihui/6117.html